新中国建立初期(1949年10月—1957年)

日期:2021-06-17   来源:   作者:

195011月,中央人民政府通过了《培养少数民族干部试行方案》。方案明确提出了普遍而大量地培养各少数民族干部的方针。认为:目前应以培养普通政治干部为主,迫切需要的专业技术干部为辅;同时必须培养适当数量志愿作少数民族工作的汉族干部,以便帮助各少数民族的解放事业与建设工作。为此,进一步提出了具体的实施措施,如设立民族学院、设立民族干部学校和临时性质的民族干部训练班等。同年,中央人民政府还颁布了《筹办中央民族学院试行方案》,提出了建立民族学院,重点培养少数民族干部的具体举措。

19515月,中央人民政府颁发了《政务院关于处理带有歧视或侮辱少数民族性质的称谓、地名、碑碣、匾联的指示》,指示要求对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带有歧视和侮辱少数民族含义的地名等一切有形的痕迹,坚决禁用或更改。
  
为保障散杂居少数民族在参与地方政权管理方面的平等权利,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决定在少数民族散杂居的地区建立地方民族民主联合政府。1952222日政务院第一百二十五次政务会议通过了《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关于地方民族民主联合政府实施办法的决定》,指出在少数民族散杂居地区,均可建立民族民主联合政府,同时还明确了少数民族在这类政权中的会议代表和政府委员的名额。在这次会议上一同批准通过的还有《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关于保障一切散居少数民族成份享有民族平等权利的决定》,其适用范围广泛,涵盖了一切没有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少数民族。

19528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实施纲要(草案)》颁布。纲要使《共同纲领》的有关原则规定有了较强的可操作性。它的制定和实施,有力地保障了民族区域自治的普遍推行和健康发展。1954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宪法诞生。在这部宪法中,有关民族区域自治的内容比《共同纲领》规定地更为具体,并从政治制度的高度对民族区域自治作了确认。195512月,国务院根据宪法的规定发布了《关于更改相当于区的民族自治区的指示》和《关于建立民族乡若干问题的指示》。在宪法和国务院的两个指示的具体指导下,实施民族区域自治的工作迅速在民族地区展开。

1952127,《中央关于少数民族地区的五年建设计划的若干原则性意见》指出:全国少数民族地区的建设和民族事务的基本任务是:全力推行民族区域自治及民族民主联合政府的政策,在现有的基础上发展少数民族的经济、文化,逐渐改善少数民族人民的生活,大量而普遍地培养和训练少数民族的干部,并进行加强和巩固民族团结,提高爱国主义觉悟的有关工作。

19537月,中央统战部根据1952年全国民族政策大检查的情况,起草了《关于过去几年内党在少数民族中进行工作的主要经验总结》,对建国以来民族政策的执行情况作了全面的评价,指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国内各民族获得解放,民族压迫根本消除之后,党和国家有关民族工作的任务就是“巩固祖国的统一和各民族的团结,共同来建设伟大祖国的大家庭;在统一的祖国大家庭内,保障各民族在一切权利方面的平等,实现民族区域自治;在祖国的共同事业的发展中,与祖国的建设密切结合起来,逐步发展各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其中包含稳步的和必要的社会改革在内),消灭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各民族间事实上不平等,使落后的民族得以跻于先进民族的行列,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这个总结比较全面地概括了新中国建立初期我们党的民族纲领政策的原则内容。195410月,中共中央向党内批转了这个总结。

1954915,刘少奇同志所作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的报告》指出:各民族有不同的历史条件,决不能认为国内各民族都会在同一时期,用同样的方式进入社会主义。
  
我们的国家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民主国家,所以我们的国家能够用彻底的民主主义和民族平等的精神来解决民族问题,建立国内各民族之间的真正合作。我们坚决地认定,必须让国内各民族都能积极地参与整个国家的政治生活,同时又必须让各民族按照民族区域自治的原则自己做主,有管理自己内部事务的权利。这样,就能够消灭历史上残留下来的民族间的隔阂和歧视,不断地增进各民族间的相互信任和团结。
  
汉族在我国人口中占有极大的多数,由于历史条件的关系,汉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在国内各民族中也发展得较高,但是决不能因此就以为汉族可以享受任何一点特权,就可以在其他兄弟民族面前表示任何一点骄傲。恰恰相反,汉族倒有特别的义务去帮助各兄弟民族的发展。各少数民族虽然已经获得了民族平等的权利,但是如果仅仅依靠他们自己的条件和力量,就还不能迅速地克服原来经济上和文化上的落后状况。因此,汉族的帮助对他们是很重要的。汉族人民必须在经济上和文化上给各兄弟民族以真心诚意的帮助,特别是派到各少数民族地区工作的汉族干部,更必须时时刻刻为少数民族经济文化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设想,全心全意为少数民族服务,帮助各少数民族内部的团结,并且要耐心地帮助当地民族干部成长起来,以便由他们自己担负本地区的各种领导工作。

195410月,《中共中央关于过渡时期党在民族问题方面的任务》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国内各民族获得解放,因而民族压迫根本消除之后,党在民族问题方面的任务是什么呢?这就是:巩固祖国的统一和各民族的团结,共同来建设伟大祖国的大家庭;在统一的祖国大家庭内,保障各民族在一切权利方面的平等,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在祖国的共同事业的发展中,与祖国的建设密切配合起来,逐步地发展各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其中包含稳步的和必要的社会改革在内),消灭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各民族间事实上的不平等,使落后的民族得以跻于先进民族的行列。

1956425, 毛泽东同志发表了题为《论十大关系》的著名讲话,在谈到汉族与少数民族的关系时指出:“我们的政策是比较稳定的,是比较得到少数民族赞成的。我们着重反对大汉族主义。地方民族主义也要反对,但是一般地不是重点。”19572月,他再一次指出:“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关系一定要搞好。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克服大汉族主义。在存在有地方民族主义的少数民族中间,则应当同时克服地方民族主义。无论是大汉族主义或者地方民族主义,都不利于各族人民的团结,这是应当克服的一种人民内部矛盾。”1958年,周恩来在青岛民族工作座谈会上发表《关于我国民族政策的几个问题》的讲话时也强调,不论是大汉族主义倾向,还是地方民族主义倾向,都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应当用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原则来解决。

刘少奇同志1956925在《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中指出:正确地处理少数民族问题,是我们的国家工作中一项重大的任务。我们必须用更大的努力来帮助各少数民族在经济和文化上的进步,使各少数民族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充分地发挥积极作用。

1956927,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关于政治报告的决议》指出:加强国内各民族的团结,促进各民族的共同进步,是我们国家工作中的一项重大的任务,必须充分保障民族平等的权利和聚居的少数民族的区域自治的权利,必须切实注意民族自治机关的民族化和培养少数民族干部的工作。在少数民族地区的汉族工作人员必须克服任何大汉族主义的错误观点,积极地耐心地帮助少数民族当家作主,而在少数民族工作人员中,也应当注意防止和纠正地方民族主义的倾向。凡属少数民族地区尚待进行的民主改革和社会主义改造,必须由少数民族的人民和公众领袖从容考虑,协商处理,并且坚持用和平的方式进行。各级政府的有关部门必须积极发展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和文化工作,并且注意在少数民族地区逐步地发展工业,培养少数民族自己的工人阶级和工业干部。